轉載自南方都市報
●蔡康永專欄
  
  11月26日  后台
  
  親愛的寶寶︰
  
  有些疑問聽起來很天真,問退場門,會讓人覺得裝腔作勢。但那些問題如果對我很重要的話,我還是會問的,但只問我信賴的人,免得對方噗嗤一笑。
  在一個很靠近我居住地點的小島上,我的朋友做了一個展覽,他邀了十八個很聰明的人,把這小島上已經荒廢的作戰碉堡,各自佈置成遠離戰爭、又充滿玄機的神祕基地。
  在其中一個幽暗的、被種上了出奇巨大假花的碉堡裡,我問了我的朋友一個問題。
  “我的工作,追求的是被儘可能多的人看見。我們這邊的勝負,常常只是決定于這件事。雖然粗魯,但規則簡明。”我說。
  “那你這樣快樂嗎?”他問。
  “有時候。”我聳聳肩︰“做得多了,總是比較容易遇上快樂的。”
  “什麼樣的快樂?”他問。
  “……有人為了對的原因喜歡你……”我想了一下。
  “就這樣?”
  “……如果一定要再多一點,在那個人的人生,留下一點點改變吧。”我說。
  “不能算是奢求啊﹗”他說。
  “那你呢?你們做藝術的人,要的是什麼?看藝術的人,比看電視的人少得多啊﹗”
  他的回答,比我想的快很多。
  “以我們想要的模式,被記得。”他說。
  “啊,要被記得嗎?這對做電視的人來說,算是奢求了。”
  我們還聊了些別的,但我最想問的問題已經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cherng 的頭像
wucherng

wucherng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