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引述

一點點感動
撰寫「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的作者佩修,
在炎夏的七月生下了第二個寶寶,
生產前一天,佩修媽媽在捷運上遇見一個聽障男孩,
記錄下這段感動的心情……
 
 
Dear all:
現在終於有空記下上週二(7/11),我坐捷運的一點感想。
 
那天,也就是我生產的前一天,
我從住家竹圍坐捷運至台北,去接就讀托兒所的女兒。
 
傍晚四時,捷運開到淡水線石牌站,停下,
一位年輕母親帶著約莫五歲的小男孩上車,
男孩坐在我身旁,媽媽則握著拉環站在他前面。
 
過了一會兒,小男孩開始與媽媽對話,
他很活潑,看到什麼都問,但講話的腔調怪怪的,
雖然每個字我都聽得懂,但就是覺得不太對勁。
 
我轉過頭,
發現他的左耳後方,掛著一個類似助聽器的小裝置,
並且,有一條小電線連至他腰部的包包……
 
原來,他是聽障孩子!
而他的設備顯示,他使用的正是聽障口語法!
 
他從石牌站上車,
而鄭欽明與喬安那設立的雅文基金會就是位於石牌,
我度忖著,這孩子可能剛從那裡下課吧?
 
男孩問媽媽:「妳脖子上掛的是什麼?」
媽媽說:「捷運悠游卡」,
男孩覆述:「悠游卡」,
他緊接著又問:「悠游卡做什麼用?」
媽媽說:「坐捷運、停車都可以用。」
男孩問:「我可以用嗎?」
媽媽點頭,男孩開心地格格笑,踢動雙腿。
 
我突然很感動,
這個男孩雖然發音不是很標準,
但與媽媽對話一來一往一點也不含糊,
短短幾秒鐘內,他就可以學幾個新東西,
我可以感受到,那股活生生的力量。
 
那一刻,我幾乎要掉淚,
如果鄭欽明夫婦沒有創立雅文基金會,
如果雅文基金會沒有引進聽覺口語法,
如果這個男孩真的就是雅文的孩子,
那鄭欽明夫妻做的事,
真的就是改變一個個孩子與一個個家庭的命運啊!
 
什麼能彰顯一個人的成功與地位?
我記得與文琪採訪鄭欽明時,
他問了一句話:「買一顆鑽石重要?還是救一個孩子重要?」
面對捷運上的男孩,何者重要早已不言而喻。
 
佩修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引述

【大象男孩祥祥】祥祥開刀了嗎?

 文/羅慧夫顱顏基金會

「祥祥開刀了嗎?」這是最近好多人問我們的問題。但,整件事情的發展有點說來話長,且讓我們娓娓道來,幫助大家瞭解一下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訂七月要進行的手術,叫做「喉氣管重建手術」,其目的在於取肋軟骨重建狹窄處,該手術後,還需要再觀察半年~一年的時間,才能進一步評估祥祥是否可關氣切。由於該手術是影響祥祥未來是否可關閉氣切口的關鍵因素,因此即便只有70%的成功率,祥祥的家人還是滿心期待,希望能藉由這個手術,讓祥祥的未來更具盼望!

 

在等待手術的時間裡,祥祥並沒有待在家裡當「英英美代子」!從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都安排有學習課程,從吞嚥、認知,在家的特殊教育以及後來再追加的語言發展等課程,他每天、每天都排得滿滿的,上課時老師也發現祥祥的進步,老師說了:「如果回家後,家人可以協助複習的話學習的成果將更加豐富。」只是,這也是我們遇到的難題,祥祥的家人無法在這方面提供任何的協助,而基金會的社工也沒辦法每天到祥祥家為他複習上課的進度,看來,為祥祥尋找課輔志工將是勢在必行了,因此,如果你是特教/社工/初教/職能/語言治療等相關科系的學生或退休人員,願意長期提供課業輔導服務的話,歡迎跟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中部分會聯絡喔!我們希望盡快為祥祥找到合適的課輔導師,陪伴著他一起學習、成長。

 

學習的過程中,我們發現祥祥越來越懂事了。上課可以稍稍地集中一點注意力,在團體課程中也開始懂得配合老師的指令,而且熱情的祥祥已經開始懂得「害羞」,不再是以前那隻莽撞的小象了喔。這些都是學習帶給他的,希望以後的他,可以學得更多、更懂事。

 

其中一堂語言課程,主要的目的在訓練祥祥吞嚥,語言治療師希望能訓練祥祥喝水不會嗆到,不過,目前他還處在練習喝果汁、吃布丁的階段,大家心裡一定想:「怎麼這麼好!上課還可以吃東西ㄛ」,沒錯!這就是祥祥目前最重要的學習任務,如果他可以成功吞嚥的話,未來氣切口關閉後,他才有辦法自己將痰吐出或吞下,不然的話,萬一他無法將痰咳出,將會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呢!

 

也就是因為這個課程不斷讓祥祥練習吞嚥的原因,主治醫師發現,透過吞嚥的學習,祥祥的喉氣管有逐漸加寬的傾向,雖然只是一點點小小的進步,卻可以是喉氣管重建手術一個很好的基礎,因此,在原預定手術日期前的最後一次回診,醫師告訴我們,基於手術風險及考量到祥祥還具有可進步的空間,因而希望能把手術再往後延,最好的狀況就是祥祥能夠透過練習達到氣管擴張的目的,這樣一來或許就不需進行「喉氣管重建」的手術了,只是這一切都仍須等待祥祥自身進步的狀況,才能做進一步判斷。

 

這樣的決定,在當下著實令陪同前往的社工及爸爸、阿嬤感到錯愕。那一天,所有人都是預備著要跟醫師討論手術、安排住院等相關事宜的,爸爸連工作時間表都排好了,就是希望能空出時間來好好照顧祥祥,阿嬤更是滿懷著期待,因為她一直以為透過這個手術,祥祥很快就可以開口清楚說話了。(雖然,我們已經跟阿嬤解釋過很多次了,祥祥在開刀後還是需要透過長時間的學習才能達到她的盼望,只是老人家的心願教我們如何忍心一再地搓破呢!?)

 

準備好的心情,在祥祥的進步及醫師專業、謹慎的評估下,我們將再度回到原點--「繼續等待」!

 

爸爸在醫師及社工的說明下,明白醫師的考量,最後也同意這樣的決定,只是,阿嬤對這樣的發展感到失落,一心一意等待祥祥可以動手術,可以早日開口清楚說話的她,因為重聽、因為過高的期待,所以她以為祥祥沒辦法關氣切了,因此開始感到無奈及失望,看來社工及爸爸還需要多花費一些唇舌解釋給她聽,她才能明白這樣的等待是為了讓祥祥的手術有更高的成功率阿!

 

對基金會來說,這樣的發展讓我們更加明白:「對於祥祥的手術,或是未來的改善,都具有很大的不可預測性,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相信專業的醫療團隊、繼續陪伴祥祥接受各種的復健課程,也陪著家人們一起等待,並在等待的時間裡持續給予安慰及鼓勵。」雖然,這一條路,看來很長,但基金會相信,有大家的支持,有朝一日,祥祥一定可以像一般孩子一樣,開口清楚地說話、自己背著書包上學去的!

 

請大家跟我們一起,繼續為祥祥一家人加油、打氣吧!

祥祥,加油!我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

 

 

 

誠徵課輔志工

如果你是一個充滿愛心、耐心,而且剛好是特教/社工/初教/職能/語言治療等相關科系的學生或退休人員,歡迎您加入幫助祥祥的愛心行列!

條件:

1.          居住於台中市,且自備交通工具

2.          具特教/社工/初教/職能治療等相關專業背景

3.          願意提供長期且固定,並每週至少二次,每次一小時的服務

4.          諳國台語,可與阿嬤溝通

5.          個性活潑,喜歡與人互動

 

請傳真/e-mail報名表後,與羅慧夫顱顏基金會中部分會洪小姐(042233-6639聯絡

傳真電話:04-2238-1696

E-mail:ncftc@nncf.org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源義經,生於平治元年(1159年),卒於文治5年閏4月30日1189年6月15日),在著名的歷史戰役源平合戰中戰功彪炳,威名顯赫,為日本人所愛戴的傳統英雄之一,而且由於其生涯富有傳奇與悲劇的色彩,在許多故事、戲劇中都有關於他的描述。

流離歲月

 
常盤攜子踏雪而逃

源義經,幼名「牛若丸」或稱「牛若」,出身於名門河內源氏,為源氏領袖源義朝的第九子。其母親常盤原為近衛天皇中宮九條院的侍婢,以美貌著稱,後來成為源義朝的側室

1159年,牛若誕生後不久,父親源義朝即於平治之亂中為平清盛所敗,隨後於逃亡途中遇害,一族亦非死即逃。母親常盤帶著牛若及牛若的兩名同母兄今若乙若逃往大和山中。沒多久,常盤的生母被平氏逮捕,常盤只好攜子自首。因平清盛為常盤的美色所吸引,遂納常盤為妾,並赦免常盤生母及牛若等4人。

數年後,常盤又被嫁給公家貴族藤原氏一條長成,而牛若在7歲時(1165年)被送到鞍馬寺京都市左京區)學習。之後由一位稱為正門坊的僧侶處得知自己的身世。

傳說某夜,牛若偷溜出寺,在僧正谷僧正ヶ谷‎)遇到一個武藝高強的「黑天狗」,後來牛若便常常夜遁至天狗處學習武藝。住持東光坊某日發現牛若不但夜遁習藝,而且圖謀打倒平氏後,大驚失色,便強迫牛若出家,改名為「遮那王」。

 
五條大橋的對決

傳聞遮那王11歲(1169年)某日在回寺的路上,途經五條大橋時,遇見一位稱為武藏坊弁慶的武勇僧侶攔路。弁慶當時在該地進行「刀狩」,只要看上往來武士身上的太刀便要求比武,在遇到遮那王之前已經強奪了999把太刀。弁慶看上了遮那王身上所配之黃金寶刀,但由於遮那王武藝高強,不但擊敗了弁慶,更收服了弁慶的心,從此弁慶便跟隨在遮那王左右,成為日後遮那王最親密的家臣之一。

出奔奧州

1174年,遮那王16歲的某日,傳說有一位叫做吉次信高黃金商人來訪。吉次信高因為經常往來京都與陸奧,與奧州藤原氏鎮守府將軍藤原秀衡有深交,此次來訪乃因藤原秀衡暗聞源氏遺族遮那王有討平大志,欲傾力相助,遂託吉次信高前來轉達,並助遮那王出奔。遮那王當下即決定投奔奧州,當日便喬裝混於吉次信高的商隊中出走。途經熱田神宮時,遇見前大宮司藤原季範的族裔,而藤原季範正是父親源義朝正室由良御前的生父。遮那王在戚族及吉次信高等人的注目下完成了元服,取源氏代代相傳的「義」字,及初代先祖源經基的「經」字,改名為「源九郎義經」。

源義經一行千里跋涉後,終於抵達奧州平泉。據說藤原秀衡於數日前即夢見黃金鴿子飛來,而鴿子乃源氏氏神八幡神的信使,因此視之為大大的吉兆,更加深信源義經必能成就大業。

兄弟重逢

 
對面石
傳說源賴朝與源義經相會之處

1180年8月源義經的異母兄源賴朝由良御前所出)舉兵討平。消息傳到奧州,源義經與藤原秀衡商量後決定興兵助陣。源義經率領家臣武藏坊弁慶伊勢三郎及藤原家臣佐藤繼信忠信兄弟等共300餘騎,日夜兼程前往馳援。其時正值富士川之戰,然而平氏大軍不戰而敗,戰事一下子就結束了,源義經於戰後才抵達源賴朝在黃瀨川的陣地,因此未能參戰。源賴朝見到平治之亂失散以來即未曾謀面的親弟弟已由襁褓嬰孩蛻變成威風凜凜的大將,心裡非常欣慰與感動,兄弟兩人皆流下真情的淚水。源賴朝以河內源氏先祖源義家得親弟弟源義光襄助而成大業為例,誓言與源義經一起消滅平氏、共報父讎,再振源氏家門。之後源義經跟隨源賴朝退回鎌倉,全力經略關東,厚植實力。

上洛勤王

源賴朝的堂弟木曾義仲和源賴朝同年舉兵,並且勢如破竹,橫掃北陸,為討平的源氏勢力中的另一主流。但由於木曾義仲的父親源義賢在與源賴朝父親源義朝的政爭中,為源義朝長子源義平所殺,與源義朝家有殺父之仇,故不與源賴朝相善。

1183年,木曾義仲於倶利伽羅峠之戰大破平氏10萬大軍後,同年7月率兵入京,平氏棄都西逃。此時木曾義仲的聲勢如日初昇,人稱「旭將軍(或朝日將軍)」。然而由於先前養和大飢饉的影響,木曾義仲的6萬大軍軍糧無覓,遂開始劫掠京師,以致人心大失。其後在追剿平氏的數次戰役中更屢為平氏所敗,元氣大傷。

同年,收到後白河法皇勤王密令的源賴朝派遣源範賴及源義經統率5萬大軍征討木曾義仲。1184年1月,眾叛親離的木曾義仲於宇治川之戰中寡不敵眾,在逃往北陸途中於近江粟津遇襲陣亡。至此,源賴朝勢力成為天下反平的唯一主力,然而平氏卻也趁源氏相爭之際展開反撲,勢力伸回攝津福原,迫近京都。

 
消滅平氏
一之谷之戰

平氏一族先前棄京逃往九州後,勢力便逐漸回伸,不但在四國屋島建立行宮,山陽道瀨戶內海等亦大半為平氏所控制,大有重新上洛之勢。

1184年1月,木曾義仲敗亡後,源賴朝乘新勝之銳,命源範賴及源義經進軍攝津福原2月,源範賴與源義經兵分二路夾擊,以源範賴為主力,源義經率1萬餘騎由攝津藍那鵯越,潛入一之谷(一ノ谷‎)。2月4日源義經以夜襲擊敗播磨三草山平資盛平有盛勢力,並命土肥実平追擊山中殘部。2月7日源範賴5萬主力進攻生田平知盛守軍,清剿山中殘部後的土肥実平亦轉攻塩屋平忠度,但源平兩軍激戰數回後即陷入僵局。

源義經再次兵分二路,命安田義定領1萬騎進攻夢野平教經平盛俊,自己則僅率40餘騎轉入山中,迂迴到平氏本陣後方。黎明時分,源範賴方再次發動攻擊,聽見殺陣聲的源義經便率軍由急坡縱馬而下,迅速攻入平氏本陣,平氏陣腳大亂,開始奔竄敗退,平氏大軍死傷慘重。不久殘軍逃到港口,乘船渡往屋島,而源氏因為沒有水軍,故沒有追擊。

此戰平氏大將陣亡者甚眾,如平通盛平忠度平經俊平清房平清貞平敦盛平知章平業盛平盛俊平經正平師盛平重衡(被捕,1185年處刑)等,平氏勢力遭受莫大沈重的打擊。

一之谷之戰後,源賴朝召源範賴鎌倉,加封三河守,但立下大功的源義經卻遭到冷落,不但不召回鎌倉行賞,更只命源義經為代官,留守京都。戰功赫赫的源義經在留守京都期間受到後白河法皇的讚賞,1184年8月6日法皇封源義經為「左衛門少尉檢非違使(俗稱為判官),從五位下」,但源賴朝對於源義經未先徵詢自己的同意而擅受朝廷冊封的行為十分震怒。9月,源義經奉源賴朝之命,娶源賴朝臣下河越重賴之女為妻(後來稱為「鄉御前」)。一般認為,源賴朝是想利用鄉御前來刺探及監視源義經,但就結果而言,鄉御前並沒有為源賴朝所用,而是真心地跟隨著源義經。

 

屋島之戰

1184年9月源賴朝刻意冷落源義經,只派源範賴征討平氏。源範賴為繞到平氏背後,取徑山陽道,但為平氏識破,源範賴大軍遭平行盛截斷,關門海峽亦為平知盛封鎖,陷入兵糧不繼的困境。1185年1月,源賴朝迫不得已,命源義經領軍前往救援。

2月,源義經自京都起程前往攝津渡辺港,整備軍艦,目標直指平氏屋島陣地。但正當出航之際,暴風雨來襲,軍監梶原景時及部下、船長們皆認為此時不宜冒險。源義經力斥眾議,安排5艘船各150騎,隨即出航。源義經艦隊乘風破浪,比想像中更快抵達四國,但也由於風浪的影響,偏離了預定航道,在阿波勝浦靠岸。然而源義經上岸整軍後,即策馬疾馳,翌日清晨便已進軍至屋島前方村落。

源義經眺望平氏陣營,發現平氏紅旗浩浩,軍容整盛,並且還有數艘艦艇在港。源義經自知不能力敵,只能智取,於是便在周圍村莊放火,假立源氏白旗多數,製造大軍襲來的幻象。平氏見狀大驚,以為一之谷奇襲再現,倉皇奪船奔走。源義經趁勢搶灘上岸,迅速衝入本陣放火。不久,平氏發現中計,掉頭回擊,弓矢齊飛。平氏軍中號稱第一射手的平教經向源義經放了一記冷箭,源義經四天王之一的佐藤繼信策馬奔前以身擋箭,強箭穿甲,佐藤繼信中箭落馬。源義經立刻下馬抱起繼信,繼信寥留數語後便氣絕殞命,義經哀慟不已。戰事持續進行並陷入膠著,但由於平氏誤信源範賴率大軍增援的情報,加以屋島基地已受創嚴重,平氏決定放棄屋島,向西撤退,屋島之戰結束。此戰造成瀨戶內海拱手讓與源氏,河野通信等水軍勢力及中國四國的武士集團也一一向源氏輸誠,平氏已經面臨山窮水盡的局面…。

 

壇之浦之戰

 
自屋島撤退的平氏退到長門彥島據守,而源範賴和源義經亦在對岸佈陣對峙。雙方已有海戰的覺悟,開始糾結戰船,平氏500艘,源氏840艘(《吾妻鏡》版本)。

1185年3月24日清晨6時許,在關門海峽壇之浦壇ノ浦‎)開戰,由平氏主動展開攻擊。由於平氏擅於海戰,而且潮流對平氏有利,機動靈活,所以一開始平氏即佔了上風。相反地,逆流進軍的源氏艦艇如陷泥沼,成為平氏箭陣的活靶。此時源義經心生妙計,下令集中狙殺平氏的水手及舵手,但據說此戰術違背了當時不成文的戰爭規則。失去機動能力的平氏艦隊反而比源氏更加動彈不得,正午過後,潮流改變,源氏順勢接近登船,展開白刃血戰,戰情也隨之逆轉。激戰過後,眼見大勢已去,平資盛平有盛平經盛平教盛平行盛等大將陸續投海身亡。平氏領袖平宗盛及子平清宗、妹平德子雖然企圖跳海自盡,但為源氏士兵所救。而年僅8歲的平氏血脈安德天皇(平德子所生)則由祖母二位尼挾抱跳海身亡。值得一提的是,傳說射死源義經愛將佐藤繼信平教經為了追殺源義經,曾逼得源義經連跳8船而逃(即著名的「八艘飛び」)。英勇的平教經最後是挾著兩個源軍勇士跳海,壯絕而亡。另外,平氏猛將平知盛為免不能絕命,遂著重甲,負,投水而死。日暮時分,壇之浦之戰結束,平氏滅亡。

 

鳥盡弓藏

 

無功有過

平氏消滅後,源義經在京都邂逅了善舞白拍子磯禪師之女,兩人一見鍾情,不久源義經納之為妾,即「靜御前」。後來源義經押解平宗盛父子等凱旋返回鎌倉,但就在抵達鎌倉城外的腰越時,源賴朝遣使命令源義經不得進城,只要交出人犯即可。1185年5月24日,對於遭兄長猜忌深感痛心的源義經在腰越的滿福寺寫下了著名的腰越狀,委託源賴朝的親信能臣大江広元代為轉達其手足情深、忠心不貳的真摯心意。節錄大意如下:

臣生未歲,夙遭閔凶,賴母懷抱,忐忑相依,諸國流轉,隱姓埋名。幸天憐助,木曾伏誅,平家敗亡。或險崖縱馬而不顧命,或怒海凌波而罔惜身,枕甲而戰,無日忘志,惟慰父靈,以遂宿望。臣無貳心,尚祈御宥,紙短情長,望垂聖察。

元曆二年五月日  左衛門少尉源義經進上  因幡前司殿

儘管如此,冷酷的源賴朝始終不為所動。究其原因,除了源義經私受朝官之過外,素與源義經不睦的軍監梶原景時也向源賴朝告發源義經戰時的專斷獨行及破壞軍紀,稱其「功勳獨攬」,全然不顧源義經的策略的確是致勝的關鍵。更深入而言,源賴朝與源義經乃同父兄弟,相較於源義經的名震天下,源賴朝的光芒就相形失色,因此源義經要取而代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所謂「功高震主」讓源賴朝備感威脅。除了上述後天因素,另外有一種血緣的說法。雖然源賴朝與源義經同為源義朝之子,但源賴朝的生母乃熱田大宮司之女,屬名門望族,而源義經的生母常盤雖然因千中選一的美色而選入中宮為侍婢,但本質上仍屬庶民。在血緣至上、階級分明的古代社會中,源賴朝與源義經之間有所隔閡也是在所難免。

6月9日,源賴朝命令源義經再押解平宗盛父子及一之谷之戰時俘虜的平重衡京都,不得其門而入的源義經悔恨交加,怒言「關東積怨之輩可從義經!」源賴朝聞之勃然,將源義經的關東領地悉數沒收。源義經在黯然返回京都途中,將平宗盛父子於近江篠原宿處斬。平重衡則因曾率大軍鎮壓寺院反平並焚燬東大寺興福寺等罪狀,在寺院派的引渡要求下,源義經將其交付,最後在奈良梟首示眾。

[

手足成讎

9月,源賴朝為刺探源義經動向及意志,遣梶原景時之子梶原景季前往京都堀川御所,封源義經為伊予守並要求其發兵征討曾追隨木曾義仲的叔父源行家。源義經由於抑鬱致疾,身心俱疲,再加上源行家同為源氏,又是叔父長輩,不忍相害,遂拒絕了源賴朝的要求。至此,源賴朝決意拔除猶如芒刺在背的源義經。

 
被平氏惡靈襲擊的源義經艦隊
後人認為源義經投奔西國途中所遇的暴風乃澶之浦之戰中眾多投海自盡的平家怨靈作祟。

10月,源賴朝密令土佐坊昌俊入京謀事。10月17日夜,土佐坊昌俊率領60餘騎突襲堀川御所。源義經提刀應戰,之後叔父源行家亦率眾支援,土佐坊昌俊不敵,敗逃鞍馬山後受縛。土佐坊昌俊坦承一切皆為源賴朝授意,讓源義經非常寒心。源義經與叔父源行家商討後決意起事,並向後白河法皇稟告,得到了追討源賴朝的院宣,但10月24日在先父源義朝的供養法會上卻未能得到家臣廣泛的支持。然而事已至此,勢在必行,10月26日將土佐坊昌俊斬於六條河原,與源賴朝正式決裂。源義經等心知京都不是謀事之地,無力迎戰,決定離京西行,投靠九州菊池氏,在西國發展勢力。11月3日源義經等率500人左右由攝津大物浦走海路,突遭暴風所襲,此番不得突破,又退回了攝津。及岸,已有幕府的征討小隊等候,源義經領軍奮戰,取得勝利。

約莫同時,北條時政奉源賴朝命領千騎先行,隨後源賴朝亦率大軍上洛。法皇聽聞源賴朝進京,態度驟變,11月11日便應源賴朝的要求下達討伐源義經、源行家的院宣。討得院宣的源賴朝飛檄諸國設置守護地頭,全力緝拿。源義經知道源賴朝已佈下天羅地網,決定化整為零,只帶家屬、親信逃往吉野山

 

生離死別

前往吉野山的山路上,靜御前由於身懷六甲,體力不堪負荷,源義經念源賴朝不致於對婦人孺子下毒手,決定讓靜御前下山躲藏。臨別之時,源義經送給靜御前一面小鏡,謂:「願君早晚梳洗之際睹物相思。」遂遣僕役數人護送下山。然而下山途中,僕役心生歹念,強奪財寶之後即各自散逃。進退無路的靜御前在此時為追兵所逮,送往鎌倉。

由於靜御前在山中被捕,吉野山的僧兵們知道源義經一行必藏於山中。僧兵們唯恐得罪源賴朝,招致大軍前來征討,於是決議上山捉拿源義經。僧兵們擊鼓為號,開始糾集。弁慶聽到鼓聲有異,下山窺探,果見僧兵披甲帶刀,急忙回報。源義經認為僧兵熟諳山勢,戰不可勝,便準備轉移陣地,逃往別處。此時源義經四天王之一的佐藤忠信心知戰不能勝,逃亦難免,決定捨身殿後,保主脫險。源義經知道佐藤忠信心意已決,想起了在屋島之戰為己犧牲的佐藤繼信,有感今日一別即為死別,無言悽然訣離。佐藤忠信帶著幾個自奧州出征以來僅存的忠勇部將,伏擊追擊而來的僧兵。佐藤忠信與僧兵大將覺範展開死鬥,最後斬覺範,梟其首,僧兵見狀驚恐,鳴金自退,然而佐藤忠信的部將已盡皆陣亡。佐藤忠信後來獨自潛回京都堀川御所,被北條時政守軍發現,激戰之後壯烈自刃身亡。

 

再投奧州

逃離吉野山後,源義經一行在奈良京都的山野間四處躲藏。源義經明白如此下去不是長久之計,亦無再起之日,於是決定投奔當年鼎力相助,猶如再生之父般的奧州鎮守府將軍藤原秀衡1187年2月,源義經帶著正室鄉御前及家臣們喬裝成勸募重建東大寺苦行僧,踏上千里迢迢的旅程。

為了避開關東森嚴的戒備,源義經一行進入越前,取徑山險路難的北陸道。然而通緝令早已佈達五畿七道,源義經一行在加賀安宅關安宅ヶ関‎)引起守將富樫左衛門的懷疑,富樫左衛門要求偽裝成勸募僧侶的源義經一行把勧進帳‎(募款帳冊)拿出來檢查。據說此時膽大心細的弁慶急中生智,隨便呈上一份亳無關係書卷,佯稱是勧進帳‎,並鼓動三寸不爛之舌瞞過了富樫左衛門。富樫左衛門打量了弁慶身邊的源義經後仍覺有異,弁慶便故意對源義經大喝:「皆因汝似判官屢引禍端!」然後拿金剛杖重重地打了源義經。弁慶逼真的演技徹底瓦解了富樫左衛門的心防,富樫左衛門心想:「豈有家臣妄為如是,必非判官也。」於是便予以通關放行。即便是萬不得已下冒犯主君,弁慶仍感到十分愧疚,離開關所的視野後不覺淚流滿面…。

歷經重重險阻及考驗,源義經一行終於抵達奧州平泉。如父親般的藤原秀衡仍舊給予源義經大力援助,並安排源義經在高館(又稱衣川館)駐居。得知源義經投奔奧州的源賴朝開始文攻武嚇,但藤原秀衡不為所動,以不惜一戰的決心力拒源賴朝的引渡要求。源賴朝暗忖藤原秀衡實力可畏,只得按兵不動,從長計議。

 

高館斷魂

儘管源義經在藤原秀衡的情義庇蔭下得以安身,但造化弄人,好景不常,1187年10月29日藤原秀衡即因病逝世。這對源義經而言是莫大的打擊,源義經自謂:「喪親之痛猶未過之。」雖然藤原秀衡臨終前再三叮囑其子藤原泰衡國衡忠衡務必同心協力對抗鎌倉幕府,並以主君之禮侍奉源義經,然而在老謀深算的源賴朝不斷地威脅利誘下,藤原一族與源義經之間的關係漸漸產生了變化……。

1188年3月29日後白河法皇派遣欽差前往平泉傳達征討源義經的院宣。雖然藤原一族仍猶豫不定,意見分歧,但由於參謀藤原基成藤原泰衡的外公)為公卿貴族之後,素與朝中公卿相善,因此朝廷方面仍有不少公卿庇護藤原氏。10月12日源賴朝遣使警告藤原一族若不征討源義經則將獲罪株連,幕府已準備自行發兵伐罪。11月陸奧出羽國司等也接獲院宣,開始對藤原一族施加壓力。1189年2月22日,源賴朝要求法皇下旨征討藤原一族及解除沆瀣一氣的朝中公卿職務。2月25日,源賴朝開始做戰前準備,再度遣使探查平泉方面的虛實。3月22日,源賴朝再次催促朝廷下旨討伐藤原氏。家督藤原泰衡為了挽救逐漸陷入孤立無援的藤原一族,終於決定討伐源義經。

4月30日清晨,藤原泰衡命家臣長崎太郎率500騎突襲駐居高館(又稱衣川館)的源義經。源義經家臣發現後迅速迎戰:喜三太爬上屋頂,以窗板為盾,拉弓搭箭狙殺敵軍;弁慶伊勢三郎增尾十郎片岡八郎鈴木三郎亀井六郎鷲尾三郎備前平四郎等8人固守玄關大門。源義經則以戰死於藤原泰衡家臣手下為恥,不願出戰,獨自進入佛堂中誦經,做自盡前的準備。源義經的家臣們則為了保護主君能平靜赴死,抱著必死的覺悟,捨命決戰,各自斬殺多人後壯烈戰死或自刃。傳說弁慶見大勢已去,入殿向正在頌經的源義經訣別,隨後重返戰場,揮刀如舞,人馬無別,頓時血霧瀰漫,屍骸遍地。敵軍近戰不得,於是弓手盡出,萬箭齊發,剎那間弁慶身上插滿羽箭。但只見弁慶仍不見死態,長刀亂斬,狀貌駭人。突然,弁慶大刀一收,宛如佛教仁王(護法金剛)塑像一般傲然而立,嘴角似笑未笑,身軀則不動如山。敵軍未知弁慶生死,一時間亦無人敢上前探查。後來弁慶被一匹馬撞倒,眾人方知弁慶早已身亡(即著名的「弁慶立往生」)。

誦完經的源義經回到寢室,手刃鄉御前與4歳的女兒亀鶴御前後引刀自裁。源義經波瀾萬丈的31年生涯悲劇落幕。

 

平泉夢碎

源義經死後,首級由藤原泰衡之弟藤原高衡護送到鎌倉,軀體則被葬在判官森(今宮城縣栗原市栗駒沼倉)。6月13日和田義盛梶原景時腰越驗首,然後將首級葬在藤澤白旗神社

討伐源義經後的藤原一族仍未得安穩,首先藤原泰衡之弟藤原忠衡認為藤原泰衡此舉違背了父親藤原秀衡的遺命,反對藤原泰衡向幕府屈服。因此6月26日,藤原泰衡襲擊藤原忠衡居館,殺了藤原忠衡。冷酷無情的源賴朝則在利用完藤原泰衡後,宣稱藤原一族窩藏欽犯,罪無可逭,7月19日親率大軍北上征伐。藤原泰衡焦慮辯解,稱:「往日種種皆先父秀衡一人獨斷,今已依麾下之命誅殺義經,泰衡但有功無過,何以致罪?」然而藤原泰衡仍未明白源賴朝志在天下,豈容藤原氏據地自恃。藤原泰衡在源賴朝大軍到達前就先縱火燒毀居館,棄城北逃。9月3日,藤原泰衡為部下河田次郎所弒,首級於9月6日送達源賴朝本陣,之後葬於藤原氏祖墳中尊寺金色堂。數代雄霸一方的藤原氏在源義經死後不到半年即家破人亡,為這齣歷史悲劇的末尾更平添幾許唏噓。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aint Transformers 聖鬥士星失&變形金剛Crossover
 
 
 
 
還滿搞笑的
聖鬥士的開場動畫變成變形金剛
 
 
 
 
曾經風靡一時《變形金剛》推出過許多版本的動畫作品以及各種玩具和無數周邊產品,在歐美乃至亞洲許多地區都擁有很高的人氣。現在,派拉蒙公司和夢工廠決定推出這部經典動畫的劇場版。這個消息一經宣布,各種傳言就立刻隨之而來。而最誇張的要數近日影視娛樂網站The Movie Reporter透露的消息,據悉,他們已經率先接觸到了這部電影的手稿並了解到一些劇情和內幕。

椐該網站的編輯透露,在《變形金剛》的劇場版中,為了保持“與時具進”,許多經典的角色可能都被或多或少的進行了修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原作中霸天虎一方能變形成錄音機的“聲波”,椐該網站的編輯透露,聲波在劇場版中很可能將會以CD而非錄音機的形態出現。他甚至還表示,電影中將會出現可以變形成Xbox 360和iPod的機器人,只是目前還不清楚他們是屬於汽車人還是霸天虎。

現在,這部電影的官方網站 已經開放,但並沒有任何影像或圖片可以提供,因此我們還不清楚以上傳言是否屬實。根據官網的消息,《變形金剛》的劇場版將於2007年7月4日上映,感興趣的玩家可以到官網註冊並獲得進一步的消息。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