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看見一個同學在織圍巾,也不能夠說在織吧
因為她是用那種木頭釘成一個細長的長方形,兩旁釘了一些禿出來的鐵釘
就是那種新手用的補助器具(專有名詞不知道叫什麼)
 
雖然不是用那種很純熟的技術在用(就是用木棍打的,那個應該是叫什麼呢?)
雖然沒有問她是要給誰的,但那也是一種心意,滿滿的心意,在那一針一針中(應該可以這樣形容吧),
 
就像手寫的卡片,在現在是珍貴的...
在普遍E化的同時,用手寫的東西就是不一樣,就是有那種不一樣的心意。
 
現在人所缺少的,就是那份暖暖的心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2月29日去看了我的大老婆
李立群主演....
 
還好..沒發生傳說中的手機聲....(還好)
 
基本上是以李立群的表演為主的戲
最經典的我想應該是最後面的幾場戲
由他所演的三個角色可以在台前這樣變來變去.
不僅僅靠著服裝..而是語氣、聲音、肢體語言和配合每個角色的一些輔助道具
 
整場戲靠著樓梯及樓梯間可滑動的小平台來詮釋
反而很少站在原本的舞台上表演
最重要的那場戲也靠著樓梯的高度來表達角色的強勢弱勢
就這樣上上下下,將那個場景的對話以高度來表達演員的情緒及氣勢
 
PS 坐在一樓的後半段,我姐說看不太到舞台上人的表情
我是覺得還好拉...所以應該是坐到10排左右是比較適合的位置,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現代人熱愛速度,執著於用更少的時間做更多的事,要追趕得上就必須不斷加快腳步。我們因此罹患了「時間病」,快速無疑成了一個癮頭、一種崇拜。唯有透過回溯人們被時間搞得精疲力竭的歷史,探討該如何因應那讓全人類著魔沈淪的快速文化,釐清為追求速度所付出的代價,我們才能在這個沈迷於快還要更快的世界裡找到放慢腳步的前景。「慢活」運動於焉成型,但它並不是將每件事牛步化,而只是希望活在一個更美好而更現代化的世界。一言以蔽之:慢活便是平衡—該快則快,能慢則慢,盡量以音樂家所謂的Tempo Giusto(正確的速度)生活。放慢速度沒有一成不變的公式,正確速度也沒有萬用手則。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步調,如果騰出空間容納各種不同的速度,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豐富。這裡不僅遊說讀者採取一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更報導了一場正在全世界實實在在發生著的運動。
 
以上的文字是封底所寫的,基本上來說就是用適當的速度來過生活,
而不再是純粹的快快,還未讀完這本書,會以一個章節一個章節來寫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其實會買這本書是因為偶然在智勇志永電力學校所看見的,這個節目似乎會在最後介紹書,

而由於這本書厚度高達 608頁,所以在最後還有人聽了它的介紹時舉手表示會想看的時候還頗驚訝的。

其實這本書的作者Frances Moore Lappe ,其實在三十年前就寫過一本名叫《一座小行星的飲食》,它改變了數百萬人的地球觀,是這本書的前身,探討的是:富饒的地球為甚麼會有飢荒?三十年後作者帶著安娜(梵文「食物」的意思; Anna Lappe),走訪世界各個角落,繼續探尋著人、食物與地球之間環環相扣的意義,以及食物資源匱乏的解決之道。一場新的意識型態戰爭,決定了人類會有甚麼樣的星球,更決定我們將擁有甚麼樣的心靈。這不僅是改造地球的契機,更是一場意義非凡的心靈之旅,它揭示著:我們雖然只有一個地球,它的繁盛未來牽繫於我們此刻的作為。這本書和希望有關,也和幸福快樂有關。


這是封底的介紹,很簡潔的道出了本書的價值。也讓人思考自己本身與環境之間的關係。

這是作者以第一人稱的方式寫作,而安娜則在每章之中加入自己的意見與想法,而這是它們母女兩人的共同經歷,所以也可以說是她們倆的成果。

它們從美國加州的舊金山灣區開始,一路上走過了巴西、孟加拉、印度、肯亞等地,最後則是回到了威斯康辛州。

然而她們發現的事實就是,全世界的食物其實並不匱乏,還綽綽有餘,錯的是人類將之用到了錯誤的地方,例如穀物,為了要吃到肉,而養了過多的牲口,可笑的是那些牲口所帶來的熱量遠遠不及為了吃到它們的肉所消耗的熱量,而且只要少數人少吃一點肉就能改善食物匱乏的假象。。只是呢,這個結果其實老早就被察覺,但人們卻忽略了它們,於是過多的資源浪費造就了現在的生態,生態結構匹變,環境污染日遽增加,而最重要的是基因改造生命體(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s ; 簡稱 GMO)帶來的傷害,因為那些GMO的穀物有的雖然可以大大提高生產力,但因為抵抗力太差因此要投以超大量的農藥來殺死害蟲,而那些農藥也經過土壤和水影響了整體環境,而那些種籽所種出來的東西當然也是有問題,即使它們有低廉許多的價格,更可笑的是那些種籽種了以後還能有種籽留下作為下一期耕作的用途嗎?

很抱歉,答案是不行,因為那些基因改造公司為了要賺錢,所以賣給農民(那些落後國家的情況)那種只能種一次的種籽,於是每期賣種籽然後再賣給他們農藥,這樣惡性循環下去,倒楣的卻是農民(舉債累累)。

這只是本書當中一些情況而已,希望看見篇文章的人也能買來閱讀,能夠有更多的啟發。即使這本書是2002年10月出版的。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轉載自南方都市報
  
  □ 康永來了              ●蔡康永專欄
  
  11月27日  后台
  
  親愛的寶寶︰
  我的藝術家朋友想以自己的模式被人記得,而我的快樂是有人喜歡我。一定要比較的話,我應該比他容易快樂吧。因為做電視的我比較像雜貨店的店員,每天都結賬。而他可能要等店都已經不在了,倚賴某個他也不知道在那裡的人,來替他結賬,就算他賺的比我多百倍,他恐怕也無從知道了。
  “那,你要被多少人喜歡,才夠呢?永遠都會有人比你得到更多人喜歡的。”他說。
  “我知道的,一個人可以被喜歡的量,恐怕是永無止境。只是,一個人能夠‘感受’到的、被喜歡的量,是有限的。”我說。
  我在這件事上,相信這個世界的人,和與自己的小部落共居的穴居人,並沒有兩樣。
  大概就是你真正在乎的那幾個人、那兩個人、那一個人,能夠改變這世界對你的意義吧。
  如果那幾個人喜歡你、重視你,那其他的幾萬人、幾百萬人,他們喜不喜歡你,就是有關係的事。
  但如果你身邊的那幾個人、那一個人,改變心意不喜歡你了。那其他的幾萬人、幾百萬人都會化成稀薄的空氣,也許夠你維持淡淡的呼吸,但你很容易就忽略這空氣的存在了。
  地球上出現過的大明星、教主、英雄,都一樣,能夠動搖他們根本的存在的,或鞏固他們根本的存在的,恐怕還是那么幾個人。
  但愿我這樣的相信是成立的。要不然,虛榮就是真理了,貪婪就是生存之道了。
 

wucher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